“这邦蛮子,又脏又臭,也不劳作,整天就只知道打架,不过这群家伙却也到挺令人生畏的,就叫他们日耳曼人吧”,一个高大帅气的将领摇了摇头,在他的行军日记里写下了“日耳曼人”几个圣好臻阳颗粒字,“日耳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