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成龙(1617年—1684年) ,字北溟,号于山,山西永宁州(今山西省吕梁市方山县)人。清初名臣、循吏。

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于成龙被任命为罗城县知县,在任上明确保甲准则,大众休养生息,全力耕耘土地。康熙六年(1667年),于成龙升任四川合州知州。后迁任湖广黄州府的同知和知府,历任署理武昌知府,福建按察使,布政使、巡抚和总督、加兵部尚书、大学士等职。康熙二十年(1681年)入京觐见,升任江南江西总督。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朝廷指令于成龙兼管江苏、安徽两地巡抚的政事,不久便在任上逝世。被康熙帝追赠为太子太保,赐谥“清端”。有《于清端政书》八卷等作品传世。

于成龙在20余年的宦海生计中,三次被举“卓异”,以卓著的政绩和廉洁吃苦的终身,深得大众敬爱,被康熙帝赞称为“清官榜首”。

于成龙到江苏安徽担任巡抚时,有次去高邮检查公事,途中碰上豪绅家预备嫁女儿,但在女儿出嫁前夕,他家的很多陪嫁品夜里却被响马挖穿墙面给偷光了。刺史无法破案,所以这件案件转由巡抚处理。

于公指令把一切城门都关上,只留一个城门放行人收支。与此同时,他派公役守门,严厉搜寻进出的人所带着的行李。又出告示通知全城人都回家去,等候第二天全城大搜寻,他深信必定能找到赃物。精明的于公私自叮咛公役说,看见一再收支城门的人,就抓起来。

刚过正午,公役就发现了两个人。他们除了身上衣服,并未带行李。于公说:“他们便是真匪徒。”这两个人诡辩不招认。于公命令解开他们的衣服搜寻。只见长袍里边还穿戴两套女衣,都是那女子陪嫁品中的东西。本来,响马惧怕第二天全城大搜寻,急于搬运赃物,但赃物太多可贵带出,所以私自穿戴屡次出城。于公对侦破案件很有高着儿。

于公在当县令时,有一次到邻县去就事,大清早通过郊外,看见两个人用床抬着一位患者,患者身上盖着大被子。枕头上显露患者头发,头发上插着一只凤头钗,患者侧卧在床上。有三四个壮汉子夹在两头紧跟着走,不时轮流用手推塞被子,压在患者身子底下,如同怕风吹了。一瞬间,他们放下患者在路旁边歇息,又换两个人抬。

于公走过去后,派侍从转回去问他们,他们说是妹妹病危,要送她回丈夫家去。于公走了两三里路,又派侍从回去,检查他们进了哪个村子。侍从私自跟着他们,到一个村子,有两个男人出来迎候。侍从回来通知了于公。

于公到县里,问这县的县令:“贵县城中有没有出盗劫案?”县令说:“没有。”其时对地方官的政绩考察得很严,上下各级官员都忌讳呈现盗劫案,即便有被响马掠夺乃至杀戮的,也隐秘不报。

于公到客馆住下,叮咛家人细心查访,公然打听到邻近有个有钱人被匪徒闯进家里,用烙铁烫死了。于公把死者的儿子叫来问状况,他却坚持不招认有这事。于公说:“我现已替你们县把大匪徒抓来了,并无其他意思。”死者的儿子这才叩头痛哭,恳求为他的父亲报仇雪耻。

于公所以连夜去见县令,县令派了健旺的差役四更天出城,一直到那村中,捉了八个匪徒,通过检查都认了罪。盘查那病妇是何人,匪徒招认:“作案那夜都在妓院里,所以与妓女合谋,把金银放在床上,叫她抱着,抬到窝主家才分割。”

我们都敬服于公神明,有人问他怎样识破这案件的。于公说:“这很简单识破,仅仅人们不留神算了。哪里有年青妇女躺在床上,而让他人把手伸进被子里去的道理?并且,他们不断换人抬着走,必定很沉重。床两头的人交手维护,就理解里边必定藏有宝贵东西了。假如真的是病妇病重抬回家,必定会有妇女出门迎候,但出来接的却是男人,又没有问一句病况,因而我判别这伙人便是匪徒。”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