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摘自:国家人文前史, 作者:大仙。

跟着库尔斯克会战的失利,纳粹德国已呈败象,苏联赤军士气昂扬,急欲趁热打铁收复失地,将侵略者赶出家乡。乌克兰之都基辅,便成为赤军解放全境、从纳粹铁蹄下夺回大片江山的首要方针。

苏联对基辅德军的强烈炮火炮击

基辅被称作“第聂伯河的明珠”,在1941年夏秋被纳粹钢铁激流合围击破,打出了一场人类军事史上最大的围住战、聚歼战,苏联西南边面军百万之众刹那毁灭。基辅沦亡,留给苏维埃红色政权至深的痛楚、难以弥合的伤口,留给苏联赤军梦魇般的暗影。所以,解放基辅,是赤军向纳粹全面反扑的榜首炮,也是解放整个乌克兰的发令枪。

在1943年11月3日-13日,施行解放基辅战争的是瓦图京大将的乌克兰榜首方面军(10月20日前为沃罗涅日方面军)。瓦图京麾下战将如云,强手树立——第13集团军司令普霍夫中将、第27集团军司令特罗菲缅科中将、第38集团军司令莫斯卡连科大将、第40集团军司令日马琴科中将、第47集团军司令波列诺夫中将、第60集团军司令切尔尼亚霍夫斯基中将、近卫坦克第3集团军司令雷巴尔科中将、空军第2集团军司令克拉索夫斯基中将。他们的对手是装甲战专家、德国南边集团军群第4装甲军团司令霍特一级大将,暗地挂帅自然是南边集团军群司令曼施坦因元帅。

早在1943年8月,库尔斯克会战的失利让德军堕入全面防护,纳粹无法再做出任何主动出击的战略攻势,所以德国人在纳尔瓦河、维捷布斯克、奥尔沙、索日河、第聂伯河、莫洛奇纳亚河一线赶忙构筑工事,深沟高垒建立起一条声称“东方壁垒”的战略防地,企图使用一些江河屏障对苏军行将建议的凌厉攻势进行坚强阻击,以期操控第聂伯河以东的重要经济区,推迟自己溃退的脚步。

在冲向第聂伯河右岸、解放基辅之前,苏军先后建议顿巴斯和切尔尼戈夫-波尔塔瓦进攻战争,德军已无力招架,听任苏军将甘罗格、苏梅、巴尔文科沃、切尔尼戈夫、顿巴斯等重镇逐次解放。进入9月下旬,苏军自第聂伯河下流、柳捷日和布克林一再建议攻势,方针锐指乌克兰心脏——基辅。这座曾给希特勒创下二战史上无比荣耀的战略合围的城市,纳粹的控制已岌岌可危。

不过,在10月12日到15日和10月21日到23日,解放基辅的急先锋沃罗涅日方面军(后更名乌克兰榜首方面军),两次攻击基辅未果,德军的防护力气还不是能够容易摧垮的。11月3日,瓦图京布置部下向基辅建议第三次强攻,霍特的第4装甲军团刹那被炮火掩盖,镇守基辅的柳帖日桥头堡敏捷被近卫第3坦克集团军击破,雷巴尔科的坦克已冲上基辅大街。

一般面沉似水、泰然自若的曼施坦因这时也慌了,急迫要求希特勒派第40和第48装甲军声援基辅。但小气的首脑只派第48装甲军挽救基辅,一起还解除了霍特对第4装甲军团的指挥权,由装甲兵大将艾哈德·劳斯顶替。可是这也挽救不了德军被赶出基辅的命运,一起德南边集团军群统帅部也顾忌自己在基辅身陷围住,赶忙撒丫子撤。这样,在11月6日早晨6时50分,被纳粹侮辱了两年之久的基辅回到了苏维埃的怀有。

临危受命的劳斯企图反扑,再把基辅夺回来,但德第17集团军和第25装甲师的反扑收效甚微,无功而返。苏军顺势连下法斯托夫和日托米尔两城。不过,进入12月的严冬,苏军开端显得有些难堪,德第48装甲军在坚固的冻土上向日托米尔的苏军打开强攻,企图围住苏第13和第60集团军。这令霸占基辅一路欢歌的苏军深感不爽,第60军赶忙撤离科罗斯坚,而法斯托夫遭到德军严重威胁,第二个“乌曼围住圈”好像要重现。

瓦图京急求大本营派兵驰援,火速赶来的第1和第18坦克军团阻挠了德军的迅猛攻势,为瓦图京解了当务之急,苏军总算稳住阵脚,保住了解放基辅的胜利果实。在劳斯的第4装甲军团的反噬下,苏军已无法堵截德南边集团军群的生命线——中心铁路线,然后也就无法封闭曼施坦因的部队。

可是赤军的效果也十分可观,解放了左岸乌克兰和基辅,突破了德军精心构筑的第聂伯河防地,并在第聂伯河右岸和普里皮亚季河右岸夺得25个登陆场,为进一步解放乌克兰、白俄罗斯、克里木发明了有利的战争条件。不过,在这次序聂伯河会战直至解放基辅,包含抵挡德军的后续反扑,苏联赤军支付的价值也极为沉重,献身了50万左右的官兵,简直超过了血腥的斯大林格勒会战的阵亡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