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右翼团体集会

山田一成(左)济宁李建果与稻田朋美合影

山田一成(右)与高市早苗合影

高市早苗(居中者)参拜靖国神社

  导读:日本媒体近日曝光了首相安倍晋三提拔的两名日本议员与日本新纳粹团体头目的合影。虽然当事政客纷纷撇清关系,但事件显示具有右翼色彩的安倍晋三政府与极端右翼团体之间多多少少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瓜葛。

网页免费代理

  真的“素不相识”?

  山田一成及其极端右翼团体活动多年,并不为人所知,直到“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劳动者党”网站发布他与新任总务大臣高市早苗、自民党新任政调会长稻田朋美等人在议员会馆的合影。

  照片中,山田手举日本国旗,高市和稻田分别与山田站在一起,笑容可掬。

  合影曝光后,当事人急忙试图撇清与山田的关系,坚称自己并不赞同山田的思想,异口同声地表示:我不认识他!

  稻田的事务所解释称,该男子在三年前随同某杂志专访记者进入议员会馆,并在采访结束后要求合影。稻田当时并不了解该男子的思想和背景,之后也未曾与该男子有任何接触。

  另一名合影议员、自民党参议员西田昌司事务所称,西田于2011年8月31日接受该男子采访,当时他称自己为“自由撰稿人山田”。事务所方面表示,两人当时桃源少年并未谈论任何有关纳粹的问题,西田也并非因为赞同该男子的思想主张而与之见面。

  然而,专门追踪纳粹战犯的美国犹太人团体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副主管库柏一语道出问题之所在。他说:“仅回答‘不了解’是不够的,她们应当借此机会明确谴责新纳粹思想。”

  总务大臣高市上周就合影事件道歉,但依然坚称她并不认识山田,也不了解他的思想。

  “亲近”右翼政客

  高市、稻田等人坚称不认识山田,这名极右翼分子却似乎特意选择她们作为合影对象。“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劳动者党”网站上的图片说明写道,这些照片拍摄于2011年年中山田在议员会馆造访“保守派议员”之时。

  高市和稻田在首相安倍晋三9月初的内阁改组和自民党人事调整中得到重用。两人的右翼言行广为人知,高市在入阁担任总务大臣后表示将参拜靖国神社;稻田则是安倍的忠实拥护者,此前担任安倍内阁行政改革担当大臣时曾参拜靖国神社。安倍此次任命的几位女议彭伯里庄园员因以往的右翼举动被贴上“好战”的标签。

  日本媒体曝光事件时,“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劳动者党”网页上的合影以及相关内容已被删除,日本主流媒体对这一事件的报道在当事人作出回应后也基本到此为止。

  但是,一些日本社交媒体新闻网站有一些未经证实的说法,包括自民党可能曾经鼓励党员利用山田一成所拥有出版社的书籍攻击日本共产党,以及“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劳动者党”网站曾刊文表示该团体希望安倍、稻田、高市等所谓“爱国保守议员”赢得选举。

  虽然不排除这一极右团体借自民党进行自我宣传,但相比于该团体网站中“粉碎民主党、炸死民主党员”反映出的对民主党的态度,主动接触自民党王浩轩沙海国会议员的“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劳动者党”对新任安倍内阁的“满意”展露无遗。

  安倍“头疼”难安

  英国《卫报》在有关合影的报道中写道,“新纳粹照片让安倍晋三头疼”。伪清穿之宁悫妃事实上,安倍选择重用众多右翼政客,今后让他“头疼”的事情估计只多不少。

  在2012年12月上台以来的首次内阁改组中,安倍留任了麻生太郎、下村博文等右翼政客,安倍政权强烈的右翼保守色彩基本未变,甚至有所强化。

  近年来,受日本部分右翼政客以及政府右倾化影响,日本右翼团体活动日益活跃。每年8月15日战败纪念日,靖国神社门口就会成为各类右翼团体的大舞台。虽然日本政府会在右翼团体游行时安排警察、立上栏杆维持秩序,但对此类活动的表态一直不甚明确。而日本媒体对此类游行的报道也十分有限,仅限于几个民间电视台。因此,虽然近几年日本右翼日益嚣张,但了解实际情况的日本人并不多。

  诸如“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劳动者党”等新纳粹极右团体在战后始终存在,但最近安倍政府以及部分政客的右倾化举动无异于为此类团体“壮胆”。毫无疑问的是,安倍政权每一个向右的步伐,都挑战着二战后的和平成果,而世界人民也都在看着。

  日本新纳粹曾称赞“911”

  日本男子山田一成与日本内阁新任总务大臣高市早苗、执政党自民党新任政调会长稻田朋美等日本政客的合影曝光,让这名日本极端右翼分子最近“火”了一把。与鼓吹民族主义、国粹主义的日本右翼团体相比,山田及其星际精灵蓝多多全集爱奇艺“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劳动者党”更加极端,公然宣扬德国纳粹头子阿道夫希特勒的极端思想,是日本新纳粹主义的典型代表。

  日本的新纳粹

  “我小时候逛书店读《希特勒传》等书籍的时候发现,把希特勒说成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的书基本没有。像他那样说出那么好的话的人,会去做种族屠杀这种事?我很怀疑。”为希特勒说话的不是德国新纳粹分子,而是日本人山田一成,日本极端右翼团体“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劳动者党”党代表。

  山田的极端言论不止于此。他曾称赞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除赞扬希特勒外,他还指责德国政府禁止行纳粹礼。

  山田生于东京,据称经营一家公司,自称于上世纪80年代创立了“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劳动者党”并作为该党代表活动至今。这一团体的名称脱胎于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即纳粹党。

  山田自青年时期开始一直从事右翼活动。据“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劳动者党”网站称纯血加彼氏,1994年5月28日日本关西电视台播出一档“日本的纳粹”节目,曾专门介绍过山田一成。

  鼓吹极端思想

  一打开“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劳动者党”制作简陋的网站,纳粹万字符和各类过激口号即扑面而来,其“党标”也与纳粹万字符十分相似。该团体将希特勒的思想主张视为行动指南,否认德国纳粹对犹太人进行的大屠杀。

  这一团体与多个国家的新纳粹主义团体联系密切,曾邀请臭名昭著的美国三K党原加利福尼亚分部头目赴日演讲。“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劳动者党”正式成立于1982年,它比鼓吹民族主义、国粹主义的右翼更加极端,宣扬种族优越和排外主义。山田称苏显回忆录,该组织目前有大清本果町约170名成员。

  “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劳动者党”的网站上挂着一段山田的视频。他在视频开头的第一句就抛出了荒谬的言论。他说:“黑人、德国人、日本人……大家都是平等的,大家的能力都是一样的,这种想法是不正常的。”

  如此极端言论,难怪高市早苗、稻田朋美等人在合影曝光后纷纷与山田划清界限。日本的右翼政客或许认为山田公然为纳粹头子辩护的言论不妥,但他们自己却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妄图为日本的军国主义行径、强征慰安妇等罪行翻案。与德国不同,战后日本未从根本上反省其侵略历史,未通过国民教育、制定法律和金钱赔偿等种种方式与侵略历史进行切割。

  链接

  一张光盘挖出德国新纳粹

  2011年11月4日,一辆停在德国图林根州爱森纳赫市路旁的房车突然起火,警方在车中发现两具男尸。经调查,两名死者分别是乌韦蒙德洛斯和乌韦伯恩哈尔特。两人刚刚抢劫一家银行,发现无路可逃后便点燃车辆,开枪自杀。

  这起案件本可能就此完结。然而,警方在车里发现一张光盘。在这张光盘中,两名死者宣称他们制造10起谋杀案。

  4天后,两人的同伙贝亚特切佩到德国耶拿市一家警局自首。她告诉警方:“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自此,这个名为“国家社会地下党”的新纳粹团体浮出水面。

  2013年5月,德国慕尼黑一家法院开始审理这起案件。切佩被控参与谋杀10人,包括8名土耳其移民、一名太古狂尊希腊移民和一名德国警察;检方同时指欧兰素控她参与制造爆炸和抢劫银行。

  事件在德国引发震动,原因在于,这一新纳粹团体制造的多起凶杀案发生于2000年至2007年间,嫌疑人却长期逍遥法外。

  2011年以前,德国警方和媒体一度认为这些案件是由土耳其裔组成的犯罪团体所为,因此真凶浮出水面后,警方和国内情报部门遭到严厉批评,原因是他们在处理涉及恐怖主义行为的案件时存在歧视性行为,只怀疑宗教极端分子,往往自动排除新纳粹等极端右翼分子的嫌疑。

  严厉法律打击新纳粹

  在有关“国家社会地下党”的事件中,德国社会的反思并没有因为嫌疑人面临法律的严惩而停止。今年8月底,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领导的政府起草一项法案,要求执法部门采取更严厉的行动应对极端主义犯罪行为,在案件调查和量刑时更积极地考虑种族主义、排外等方面的动机。

  “我们有义务尽一切所能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德国司法部长海科马斯在解释政府的决定时说。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政府和民众从未停止过对纳粹罪行的反省和反思。近年来,德国种族主义死灰复燃,新纳粹分子涉及的排外暴力事件偶有发生。对此亿人舒,德国政府采取了绝不姑息的新会紫云观态度,严厉打击此类事件,力图掐灭新纳粹苗头。

  借助纽伦堡审判等方式,德国民众在二战后得以充分了解芳飞前沿美发网纳粹的罪行并进行反思,在此基础上重建国家。德国对纳粹分子进行了彻底的清理,通过法律威慑手段严防纳粹死灰复燃。

  相关

  联合国委员表示日种族歧视严重

  今年8月,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对日本社会中存在的种族歧视现象提出关切。部分委员表示,日本存在“严重的”种族歧视问题,仅2013年一年,日本各地发生了至少360起伴随有“憎恶演说”的游行或街头演讲活动。

  日本部分右翼团体及个人对在日外国人,尤其是朝鲜人、韩国人、中国人进行言语侮辱、骚扰和挑衅行为。其中,“反对在日特权市民会”(“在特会”)是日本对韩朝种族歧视主义者的大本营,在2007年初刚成立之时会员只有130人,到2013年12月已经发展为1.4万人。在特会否认在日朝鲜族人是被旧日本军强征到日本的,要求废除日本政府赋予在日朝鲜族人及其子孙潘玮楷的在日永住权。

  这些日本右翼团体的“无下限”行为,从以下事例中可略知一二。

  朝鲜族中学附近寻衅滋事

  2009年12月至2010年3月,日本在特会多名成员在位于京都市的朝鲜第一初级中学附近进行包含种族歧视和言语侮辱的街头演讲。

  他们高喊的口号包括:“一股子泡菜味儿”“滚回朝鲜半岛”等。这类活动在学校附近进行了三次,严重影响学校的日常教学,并给学生造成经超,东莞地铁,肺气肿能治好吗巨大的精神伤害。今年7月8日,大阪高级法院二审驳回在特会上诉,要求其赔偿校方1226万日元。这是日本高等法院第一次就“憎恶演说”作出高额赔偿判决。

  韩国女记者遭右翼围攻

  每年8月15日战败纪念日都是日本右翼最为活跃也最嚣张的日子。其疯狂举动甚至可喜羊羊与灰太狼8猴年能波及各国驻日记者。去年8月15日,韩国KBS电视台女记者在靖国神社附近采访时就遭到了众多日本右翼市民的集体围攻,面对众多日本人“滚出日本”的恶语,这位韩国女记者只有苦笑的份儿。若不是有日本警察协助,恐怕这位女记者很难全身而退。

  虽然煽动仇恨宣扬排外的只是部分右翼,但这部分右翼却通过网络直播、社交媒体等最大限度地扩张着自己的影响力。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指出,日本部分极右翼团体或个人散播针对外国人宗圣文化登录或少数群体的仇恨言论,并肆意挑衅外国人,甚至有日本公务人员或从政婚术人员发表仇恨言论,日本政府却没有调查此类种族歧视行为,也从未追究肇事者责任。

  本版文/刘秀玲 冯武勇 林昊(新华社特稿)